高晓松狱中展露惊人翻译才华 好友:他从不说英

时间:2019-09-14

  

高晓松狱中展露惊人翻译才华 好友:他从不说英语

  比起其他一些晦涩难懂的翻译作品,高晓松不像是在翻译,更像自己在写作。很多网友看后,赞高晓松的翻译风格像王朔,用北京方言将马尔克斯的小说翻出了别样的味道,既有趣又不失特色。

  而乐评人金兆钧则表示并不感到意外,高晓松本身文笔好,加上在美国生活多年,英文肯定也过关,这两方面综合起来,能翻译外文小说,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“11月8日,立冬,期满,归。184天,最长的半年。大家都好吗?外面蹉跎吗?”这是高晓松出狱后的第一条微博。当天中午,高晓松就离开北京飞往美国宣传自己的电影作品《大武生》。

  “日子翻回我九张儿那年,那时我打算送给自己一份生日好礼——找个雏儿,过个夜,撒点儿野。”

  在狱中的日子,高晓松做了不少事,随时遥控他执导的电影《大武生》各项事务,为崔永元的纪录片《我的抗战2》制作主题歌。写诗、研读“百科全书”,还翻译了外文小说。

  高晓松的翻译才华,的确是因为半年的狱中生活才显山露水。此前包括他身边的朋友,比如音乐人张亚东、曾经共事多年的同事,都不知道他还有这两下子。

  “我完全不知道他有这方面的才华,因为他在美国生活很多年,只知道他英文还不错。翻译出来的东西我也看了,挺不错的。”高晓松以前的同事如是说。

  这是高晓松在狱中翻译的哥伦比亚作家加夫列尔·马尔克斯晚年小说《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》的片段。这部小说一般被直译为《苦妓追忆录》,然而高晓松赋予了它一个全新的、诗意十足的名字:《昔年种柳》。

  他还表示,说高晓松英文不错,也是猜的,因为高晓松毕竟在美国生活多年,英文肯定得过硬。但平时和高晓松聊天,从未听他从嘴里蹦出一两句英文来。

  这半年对高晓松而言,或许确实是“最长的半年”,但从积极因素来看,至少能够让心高气傲的他暂时离开娱乐圈,脱离浮躁,思考如何面对人生的危机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线上赌钱平台